在曾經的洛丹倫,有一個叫亨特的盜賊,在皇家情報部門工作。有一次任務中,他愛上了一個叫朵莉的牧師。在亨特的追求下,兩人漸漸墜入愛河。很快,就到了討論結婚的時候了。朵莉是個非常有名的裁縫,當她說要自己縫出世界上最美麗的婚紗時,亨特在內心發誓要弄到世界上最高品質的布料來給朵莉一個驚喜!


當他把花了多年的積蓄從皇家專用裁縫那弄到的布料放在朵莉的手中時,朵莉開心的跳了起來,立刻開始縫製她內心中構想了很久的婚紗。“亨特親愛的,用不了多久,你就能看到你的朵莉最美麗的一面了!”亨特已經高興得說不出來話了。


可是阿爾薩斯並不會看到這一幕,他手下的亡靈天災更不會為破壞這對小情侶的美麗夢想而躊躇。朵莉的婚紗才縫了不到3天,瘟疫就已經降臨到鎮子上。面對臉色越來越不好的朵莉和束手無策的鎮上名醫,亨特決定按醫生的話去野外找些草藥來緩解下愛人的病症。“朵莉,我出去幾天,用不多久就會回來的,我一定要治好你的病。”“亨特,不要離開我太久,你在我身邊我的病自然會好的。”“多莉,我很快就會回來的,相信我。”


亨特確實很快就回來了,可鎮子已經不是以前的鎮子了。詛咒神教的信徒在鎮子四處支起大鍋,散播著瘟疫,而鎮上的居民卻對此毫無感覺。躲在遠處的亨特在他們臉上只能看到麻木與冷漠。亨特想回家找朵莉。巡邏的教徒和僵屍難不倒亨特,他是個非常優秀的盜賊。但是,他怕。


他怕瘟疫,他怕僵屍,也怕……


“我聞到了活人的臭味!……”亨特身邊一個模糊不清的聲音低吼到。


亨特向那個聲音方向望了一眼。只一眼,他就落荒而逃……


亨特想再回到那個鎮子,可所有人都在逃亡,亡靈天災越逼越近,而他只能離她越來越遠。


朵莉不可避免的成為了亨特的回憶,而他連回憶都無法面對,只能選擇封存它。


許多年過去了,亨特終於又有機會回到他的家鄉。不是回來探親,這兒已經不能稱為他的家鄉了。與亡靈天災的戰爭結束後,作為戰後剩下的精英人員,他被任命為聯盟精英特工,而這次他的任務是單獨潛伏到被遺忘者的後方進行一次偵察。當然,出於個人的目的,亨特也想來這裏證明一件事。


朵莉,她已經不在了吧……


現實是殘酷的,亨特來到這的第一天晚上,就注意到一個非常熟悉的背影。記憶中本來模糊不清的東西,突然清晰起來。


不,不會的……不會是的……亨特不斷告訴自己。可當他看到她走回自己曾經的家,看到她拿著針線縫著東西,看到她已經變形,但仍然無法完全忘記的臉時……亨特無法再欺騙自己了。他的朵莉是一個被遺忘者。


被遺忘者是什麼?被遺忘者是聯盟的敵人。被遺忘者因什麼而存在?他們因仇恨而存在。


朵莉,恨他嗎……

“我聞到了活人的臭味!……”亨特已經聽過不下一千遍了,可像第一次聽一樣,他變得動彈不得。


他只看到她的愛人幽黃的眼光望向了自己——偽裝已經失效了。驚訝的眼神?還是仇恨?他分不清了。一團黑光從她手上閃現。


心靈震爆,亨特很熟悉這個招數。他兩眼一黑倒了下去,憎惡的鐮刀從他頭上劃了過去。失去意識前,他聽到了一段亡靈語。作為特工他還是聽得懂的。“這具屍體我來處置。”


亨特醒來後,已經是在野外了。他沒有死?怎麼會?疑惑的亨特看到了身邊的包裹。打開一看:信,美麗得令人窒息的婚紗,能吞噬光明的黑暗披風。

亨特:

我恨你,恨你為什麼違背當初說的話,不再回來陪我?為什麼在我最恐懼,最需要你的時候,你不能出來保護我?為什麼過了這麼多年,你都不曾來找我?我恨你,我只有恨你,才能繼續存在於這個世界上。因為,我想再一次見到你。

我想再見到你,再見到這個世界上我最愛的人,亨特。最濃的恨也無法掩蓋住我對你的愛,我愛你。我想繼續做你的妻子,親手縫出婚紗,在典禮上把自己的美麗展現給你。可是我已經失去了美麗,婚紗雖然做好了,可它再美也沒有用了。我不需要它了,你拿去吧。我為你縫了一件披風,披上吧。帶著我的恨,我的愛,永遠永遠的擁抱你……朵莉之擁….

你的妻子 朵莉

    全站熱搜

    Emma Hewit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